投资杂谈(16)现金的意义

最近股市不好,现金为王的说法被提及的次数又多了起来。在熊市中,现金显得格外宝贵,手中有钱心里才不慌。   我们投资人到市场都是为了追逐利益,为什么不有多少投多少,追求利益最大化?换句话说,持有现金有什么意义?   通俗点讲,现金就是我们投资人手中的子弹,但子弹也是有成本的。面对猎物,新手往往一顿乱射,很快就打光子弹。而老猎人会先掂量掂量猎物值不值得打,有多大把握可以打中...

投资杂谈(15):与市场先生相处

       你在某家非上市企业拥有少量(1000美元)的股份。你的一位合伙人—— 名叫“市场先生”——的确是一位非常热心的人。每天他根据自己的判断告诉你,你的股份价值多少,而且他还让你以为这个价值为基础,把股份全部出售给他,或者从他那里购买更多的股份。有时,他的估价似乎与你所了解到的企业发展状况和前景相吻合;但是在许多情况下,市场先生由于过度的热情或担心会使他所估出的价值在你看来似乎有些愚...

投资杂谈(14):简单一步,投资能力就会超过华尔街98%的人!

罗杰斯年轻时,在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得到了受用一生的建议,坐在他旁边的一位中年人告诉他:“如果你对一家公司感兴趣,那就看看它的年报,你的能力就会超过华尔街98%的人。如果你阅读了年报中的附注,你的能力就会超过华尔街的所有人。”罗杰斯后来做得比这个更多,他不仅阅读他投资的公司的年报,而且阅读其竞争对的年报、行业杂志,以及所有他可以得到的东西。他发现很多投资者不愿意做这些基本的工作,正...

投资杂谈(13)更快找到适合自己交易方式的小窍门

短炒还是长捂,追趋势还是算估值,投资之路上方法林林总总,选择哪种方式来投资,其实并不是一个判断题,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更多的倒像是选择题,需要做的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和风格。   可到底如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风格呢? 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试过才会知道。没有其他办法,只有不断尝试。这道理我想大家都能理解。   但光操作还不行,相较于猜测某一类的投资你是否擅长,更有意义的是...

投资杂谈(12)投票器和称重机

      格雷厄姆说,“股票市场短期看是投票器,长期看是称重机。”       投票器每时每刻都在公布结果,随着人心的好恶结果频频变动。而称重机则显示缓慢,不知道大家对老式体重秤有没有印象,刚站上去时,指针总会晃动几下才会显示正确的数字,而股市称重机反应慢得多,指针晃动的时间往往拉长到好几年,所以指针上显示的数字经常出现明显的错误。       相比频繁操作来投注投票器的结果,其实更适合我们普...

投资杂谈(11)投资中的断舍离

上个月办公室搬家。在原来的地方呆了将近十年,搬家才发现居然不知不觉积累了这么多东西。为了布置好新办公室,还特地恶补了几本整理类书籍,好好整理了一番,丢掉了一大堆东西,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比原来更舒适的办公环境。 《断舍离》是几年前的畅销书,这次整理前又拿出来重温了一遍,估计其中的理念大家应该也熟悉。这次再读时不知怎的,联想到了投资。   整理和投资,乍一看风马牛不相及,但细想一...

投资杂谈(10)选房与选股

最近陪朋友去看了几次房,在不同的楼盘间穿梭,有些楼盘还反复看几回。因为是自住房,考虑的因素也多:位置、面积、房型、朝向、楼层、配套、绿化、开发商、物业、……对了,还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一点:价格。 这么多因素当然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所以还得分清主次,什么是自己最看重的,什么可以放到最后再考虑。售楼员个个将自己的楼盘说得天花乱坠,似乎不当场定下来就错过了最后的机会。半年多楼盘看下来,朋...

投资杂谈(9):赛马与股市

芒格在一次投资演讲中举过一个赛马的比喻: “如果你停下来想一想,赛马场就是股市,每个人去到那里,然后下注,赔率随着下注的变化而变化,这同样也发生在股市上。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一匹具有良好比赛记录、负重轻、占据好位置的赛马,比那些比赛记录平平、负重沉重的赛马,更具胜出优势。但是当你看到赔率时,发现好马的赔率是100:1,而一般的马赔率是3:2,那么从统计学上说,很难说押哪一匹马更有把握。...

投资杂谈(8):地狱的石油

清明最大的新闻应该算是雄安新区的设立了,立马各大财经网站被诸如《堪比深圳的雄安新区来了 想要知道最正宗概念股》、《雄安新区设立 这些上市公司直接受益》之类的标题刷屏。 我们来看看具体内容:“……此消息一公布,当地房价马上暴涨,本地房企及在当地有土地储备的上市公司直接受益。重点关注华夏幸福、荣盛发展(002146)、廊坊发展(600149)。大搞基建在所难免,水泥、钢铁、机械等直接受益,重点关注冀...

投资杂谈(7):确定与不确定

股价是由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后的妥协产物,可以想象成大大小小不同的力量最后形成的合力来维持着股价,而这些力量还在不停的变动中,所以股价也因此上上下下波动不已。 问题在于,没有任何人可以全面掌握这些力量的变动。而投资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做选择的过程:买什么?买多少?何时买?何时卖?卖多少?面对市场,我们每个动作都是在做选择。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我们必须在不确定将会发生什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