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书摘

2019年02月07日 交易之路 暂无评论 阅读 107 views 次
  • 股票市场就是人,是人们在努力阅读未来,而且正是因为人类具有这种孜孜以求的特性,股票市场才变成了一个戏剧化的竞技场。男人、女人在场上拿他们互相冲突的判断进行较量,让他们的希望与恐怖相互竞争,用他们的优点和弱点彼此对抗,以他们的贪婪之心与抱负理想进行比拼。(P.79)
  • 我开始养成一个习惯,一个从此永不摒弃的习惯——就是分析自己为何失败,认清都在哪些方面出了差错。随着我在市场上操作的规模越来越大,我后来把这个习惯做得更加全面深入。每当我操作完一次重大交易,尤其是当市场形势已转向萧条时,我便抽身离开华尔街,到某个安静的地方,让自己能够回顾所做的一切,检讨在哪些方面出了纰漏。这时候,我绝不会寻找借口原谅自己,心里只思虑着要防止再犯同样的错误。(P.84)
  • 我给投机者的定义是:评判未来并在未来情形出现之前即采取行动的人。(P.97)
  • 关于内幕信息,似乎有些方面会令人麻痹,让你无法运用分析推理的理性思考能力。……一个人要是没有特别的信息渠道,可能会去研究某个形势下的经济事实,会冷静地以此为据实施行动。如果要让同一个人有了内幕信息,那么他会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得多,这样连最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也会视若无关紧要。……长期以来,我发现人们依靠自己对经济事实进行冷静而客观的判断。(P.114)
  • 一个没有看空做空的市场就像一个没有自由言论的国家一样,没有任何人批评,没有任何人抑制错谬虚幻的乐观情绪,灾难必将降临。(P.173)
  • 我逐渐感觉到一个投机者应该孤身一人踏上自己的旅程——后来的经历更是让我坚定了这一信念。(P.173)
  • 有一个简单的事实真相是,市场上根本不存在“有十足把握的事情”。(P.174)
  • 一项投资的价值好比一个人自身具备的品质。优良投资的价值更能经受逆境的考验,而且能更容易、更迅速地战胜逆境。(P.211)
  • 巴鲁克透露:我在股市操作中,一次又一次当股票尚在上升途中便抛出它们——这也是我一直能守住财富的一个原因。(P.223)
  • 有些人自吹自擂,说什么可以逃顶抄底——我绝不相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除非他们是当今的曼丘森。东西看起来价钱足够便宜,我就买入,看起来价钱足够高,我便卖出。正因为如此行动,我才成功避免被市场波动中出现的极端狂野的情形冲昏头脑,才不至于随波动的大潮一道颠簸起伏而葬身水底。事实证明,极端狂热和极端悲观的氛围必将招致灾难。(P.224)
  • 当希望看涨之时,我总是再次告诫自己:“二加二仍然等于四,谁也不曾发明过什么方法,可以做到没有任何付出却可以有所收获。”而当展望前景陷入悲观之际,我又会提醒自己:“二加二依然等于四,谁也不能让人类长期消沉下去。”(P.227)
  • 无论从事何事,都要对如何减少其中蕴含的风险因素获得更多了解。或者换一种说法,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保持恰到好处的冒险精神和试验态度,同时又不至于自我愚弄,将自己变成了傻瓜。(P.229)
  •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投机者会观察那些预示未来前景的当前事实,并在未来情况出现之前即采取行动。(P.229)
  • 驱动股票价格上涨或下跌的因素,并非没有人情参与的经济力量或不断变化的事件,而是人类对这些发生的事情做出的种种反应。股票投机者或分析者始终要面对一个问题:就像解开盘缠错杂的绳结一样,需要分清哪些是冰冷冷的确凿的事实,哪些是人们面对这些事实时展现出的热烈情感。(P.229)
  • 我们做出一项投资时,不能想当然地以为这项投资的价值将保持不变。(P.236)
  • 有一句古老格言——知之较少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在投资领域比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更为有效、更加正确。(P.237)
  • 在评估单个公司时,应仔细考察的三个主要因素:第一,一家公司的真实资产、手头所持现金占其负债的比例、物质财产价值几何。第二,一家公司持有的经营业务的特许权,换个说法就是,公司制造某个产品或提供某种服务,人们是否想得到或必须拥有其产品或服务。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家公司管理层的品格和智慧。我宁愿投资善于经营管理而资金较少的公司,也不愿去碰拥有大量资金而管理人员却很糟糕的公司。在评价公司未来的增长前景时,管理层的品质显得尤为重要。(P.237)
  • 要是某个投机者在一半时间里做到正确无误,他已达到很不错的平均水平了。十次中即便有三四次正确,如果对于已出现失误的投资具有快速止损的意识,他也能赚到很多钱。(P.240)
  • 我年纪较轻的时候,听到一个人说:“卖出一部分股票,直到能睡着。”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智慧之语,仿佛一束纯净光线宁静地照亮担忧者的心头。我们忧心忡忡,那是因为潜意识在给我们不断发送警告信息。最智慧的做法就是卖出股票直到不再为股票忧心为止。(P.240)
  • 在投机过程中,我们的情感常常会给我们的理性思考能力设置一些陷阱。比如说,知道何时卖出某只股票较之何时买入,通常会困难得多。人们发现,是赚了钱落袋为安,还是赔了钱接受损失,都同样难做决定。(P.241)
  • 现在可以获得的信息太多了。投资者需解决的问题,与其说是挖掘信息,还不如说已变成如何将不相关的细节从核心事实中区分开来,并确定核心事实的意义何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明智合理的判断。(P.242)
  • 不加判断和思考的信息几乎没什么价值。(P.295)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