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巴鲁克的投资哲学:《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

2019年02月05日 交易之路 暂无评论 阅读 41 views 次

 

巴鲁克(1870—1965) 是华尔街传奇人物,这本书是他讲述早期经历的自传第一册,英文名《Baruch: My Own Story 》,中文名《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显然有些哗众取宠了。这是本平实的传记,字里行间可以窥见作者的投资智慧。

 

书中巴鲁克总结了自己的投资哲学。他说:由于对建议的有用性深感怀疑,我一直不太乐意阐明关于如何明智投资或投机的“规则”或行动准则。不过,有些认识是我从自身经历中慢慢领悟的,对于能够进行必要的自我约束的人来说,这些认识或许值得在此列示出来:(P.234)

 

1、不要投机,除非你可以把投机当作一份全职工作。

以前在网上就看过巴鲁克的10点原则,其他的都好理解,但唯独对这第一条弄不明白,有人说是巴鲁克反对投机提倡投资的证明,但后面那句把投机当做全职工作又作何解释?读完书才明白,这里说的投机,其实并不是我们现在所指的投机。巴鲁克在书中自称投机者,但他给投机者的定义是:评判未来并在未来情形出现之前即采取行动的人。(P.97)可见,在这里,投机实际上是投资的同义词。

巴鲁克第一条就是告诫大家,不要轻易进入投资市场进行所谓的投资,要做好付出时间和精力的准备才能真正在市场中存活下来。投资要取得成功,需要很多专门知识,就像在法律、医学或其他任何职业想要获得成功需要很多专门知识一样。(P.241)

在股票市场中,投机之所以会损失金钱,主要原因不在于华尔街不守诚信,而在于很多人坚持认为,不用辛勤付出也能赚取金钱,而证券交易所是可以产生这种奇迹的地方。 (P.244)

 

2、谨防理发师、美容师、服务生(实际上要谨防任何人)给你带来“内部”消息或“特别消息”这样的好东西。

早期,巴鲁克曾因依靠这类消息操作美国烈酒酿造公司,结果损失惨重。他称之为“一生中最大的损失”,因此不难理解巴鲁克将这一条放在前面的原因。

巴鲁克在书中还讲了个小故事:1929年股票市场狂飙期间,一名定期受他施舍的乞丐乞丐突然叫住他,告诉他有一个很好的内部消息。巴鲁克接着说,要是连乞丐、擦鞋童、理发师和美容师之类的人也能告诉你如何发财,这时候就要提醒自己了,因为再也没有比相信毫无付出却能有所收获更加危险的幻想。(P.239)

插句题外话,这件事与约瑟夫·肯尼迪(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父亲)的经历相当接近,以至于常常有人将两者搞混。据说也是1929年,在股市崩盘前的大涨中,一名擦鞋童曾向肯尼迪透露过股市小道消息。肯尼迪认定,如果连擦鞋童都已经成为股市专家提出购买建议,市场必定已经接近顶部。乞丐和鞋童的事碰巧都发生在1929年大崩盘之前。巴鲁克和肯尼迪都是在崩盘之前,就已经对许多股票进行平仓。故事流传如此深入人心,甚至中文版都将这本巴鲁克自传也命名为《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

 

3、买入某只证券之前,必须弄清楚一切可以弄清楚的关于这只证券的公司、公司管理和竞争对手的情况,以及公司的盈利状况和未来发展前景。

这条可以看出巴鲁克也是信奉买股票就是买入其背后的公司的价值投资理念。

巴鲁克在书中指出出:有一句古老格言——知之较少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在投资领域比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更为有效、更加正确。

在评估单个公司时,应仔细考察的三个主要因素:

第一,一家公司的真实资产、手头所持现金占其负债的比例、物质财产价值几何。

第二,一家公司持有的经营业务的特许权,换个说法就是,公司制造某个产品或提供某种服务,人们是否想得到或必须拥有其产品或服务。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家公司管理层的品格和智慧。我宁愿投资善于经营管理而资金较少的公司,也不愿去碰拥有大量资金而管理人员却很糟糕的公司。在评价公司未来的增长前景时,管理层的品质显得尤为重要。(P.237)

 

4、不要企图在底部买入、在顶部卖出,谁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除了骗子。

巴鲁克透露:我在股市操作中,一次又一次当股票尚在上升途中便抛出它们——这也是我一直能守住财富的一个原因。(P.223)

有些人自吹自擂,说什么可以逃顶抄底——我绝不相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除非他们是当今的曼丘森。东西看起来价钱足够便宜,我就买入,看起来价钱足够高,我便卖出。正因为如此行动,我才成功避免被市场波动中出现的极端狂野的情形冲昏头脑,才不至于随波动的大潮一道颠簸起伏而葬身水底。事实证明,极端狂热和极端悲观的氛围必将招致灾难。(P.224)

 

5、学会如何迅速的接受损失、干净利落的处理损失,不要指望能做到一贯正确。 如果已犯下错误,尽可能快速止损。

在投机过程中,我们的情感常常会给我们的理性思考能力设置一些陷阱。比如说,知道何时卖出某只股票较之何时买入,通常会困难得多。人们发现,是赚了钱落袋为安,还是赔了钱接受损失,都同样难做决定。如果某只股票已经上涨,有人预期股票会进一步上扬,便想继续持有。要是某只股票已经下跌,他往往会捂住不放,直到股票出现反身向上好让自己至少可以保持不赚也不赔。

明智合理的行动应该是,在这只股票还在上涨时便卖出,或者,如果你已犯下错误,就立即承认失误,卖出股票接受损失。

有些人卖出股票后,老想着“要是我那样做就好了”,把自己搞得苦恼不堪。如此表现不但愚蠢可笑,也会让人意志消沉。任何投机者都不能做到一贯正确。实际上,要是某个投机者在一半时间里做到正确无误,他已达到很不错的平均水平了。十次中即便有三四次正确,如果对于已出现失误的投资具有快速止损的意识,他也能赚到很多钱。(P.240)

 

6、不要买入太多不同证券,最好仅持有几只可以持续关注的证券。

这一条是可以看做第3条的补充,前者是关于标的质量的,这一条是关于标的数量的。

巴鲁克认为,对一项投资要得出明智合理的判断,就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而且跟踪研究影响一只证券价值的各种因素也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虽然对于数只证券你能够了解所有可以了解到的情况,但对于一大批证券,你不可能知道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信息。(P.236)

 

7、定期重新评估所有投资,看看不断变化的情况是否已经改变这些投资的前景。

对这一条,巴鲁克解释道:我们做出一项投资时,不能想当然地以为这项投资的价值将保持不变。正如人们的习惯发生变化和出现技术创新会改变一家公司的竞争地位,世界上迄今未开发地区产生的供给新来源,也可能会改变一家公司的竞争地位。

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某物的价值会缩水,其原因在于有了某个新发现,如石油和电力的发现之于煤炭的贬值,而另一个新情况,如煤炭在化学方面的新用途之类,会赋予此物新的经济寿命。

一项投资的价值绝不能指望绝对确定、恒定不变,这一事实正是我极力主张每个人需定期重新评估自己投资状况的一个原因。(P.236)

 

8、研究自己的纳税情况,了解何时卖出证券可以获得最大的税收优势。

这一条我们国内的个人投资者感受倒不深,顶多是个人所得税中的股息红利税:股票持有时间越长税率越低,以及在债券投资中注意避开付息日。但随着个税改革的深入,资本利得税迟早会开征,到时税收因素也会是投资需要考虑的重要组成部分。

 

9、始终以现金储备的形式保留一部分适量资本,永远不能将所有资本投资出去。

这一点,Mr.Zhang在《投资杂谈(3):像婴儿般睡眠》、《投资杂谈(16)现金的意义》都说过类似观点。

巴鲁克说:我年纪较轻的时候,听到一个人说:“卖出一部分股票,直到能睡着。”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智慧之语,仿佛一束纯净光线宁静地照亮担忧者的心头。我们忧心忡忡,那是因为潜意识在给我们不断发送警告信息。最智慧的做法就是卖出股票直到不再为股票忧心为止。(P.240)

实际上,我发现,定期将自己持有的多数股票转为现金并抽身离开市场休整一段时间,是非常明智的。没有任何将军会让自己的军队始终战斗不止,也没有任何将军会将部队全部投入战斗,而不留下一部分作为后备力量。不能达到只要出现判断错误自己的财力便不堪承受的程度,由于保持大笔现金储备,还可以在未预料到的机会展露之时,充分利用这些机会。(P.241)

 

10、不要试图做个万事通,什么投资都想做,要坚守自己最熟悉的领域。

这一条与第六条一脉相承。

巴鲁克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在许多方面都是专家。他喜欢专注于一件事,完善这件事,做好这件事。他告诫我们:有些人还有另一种幻想,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买卖股票、涉足房地产、经营企业、从事政治活动全都同时能做。根据我自己的经历,没几个人可以同时做一件以上的事情——而且还都能做好。在任何领域内,一个娴熟的操作者会获得一种近乎本能的“感觉”,这种感觉能让他意识到很多东西,对于自己意识到的东西他甚至都无法解释。有几次我进行投机交易,比如投机咖啡,就因缺乏这种“感觉”,做得不尽如人意(P.241)

 

 

最后,巴鲁克总结道:这些“规则”主要反映了我从自己的经历中学到的两个教训----在行动之前了解事实至关重要,以及了解这些事实是一项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的持续性工作。(P.235)

 

给我留言